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 影 怡 情【老乐摄影】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是一天,不快乐也是一天,干嘛不快乐?!祝福您,亲爱的朋友!

网易考拉推荐

狗·鸽子·我  

2006-11-17 09:54:56|  分类: 创 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狗·鸽子·我

 

    从小就向往青山绿水间自然风景的我,做梦都想着森林、小溪和宁静的山庄。这种向往后来变成了现实——我让我的乡亲在后山麻沟寺那片杏林边的溪水旁盖了两间瓦房,带着那颗珍藏了几十年的清澈的童心住了进去,这一年的盛夏,我终于成了这片山林的主人。
    以“庄主”的自豪,第一次找到了融入大自然的那种神奇感觉。哇,真是太好了!山,是我的;水,是我的;树,也是我的;蓝天白云、鸟语花香、清新空气和悠闲自在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的。我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恩赐的无限秀美的“山庄”,憧憬着辉煌灿烂的未来,完全忘了城市的喧闹,忘了喧闹的人群,忘了人群所特有的是是非非……
    既然是“庄主”,就得有“仆人”。我先后请了四个小伙子,都只呆了四五天就走了,最后只有民留了下来。民是我的一个表侄子,那年十九岁,“黑厚”老实,特能干活,特听话,但就是话特别少,让人总想起《鲁宾逊漂流记》中的星期五,以至于听到他说话我会很兴奋。我们在房前屋后竖起篱笆,在篱笆边上搭起茅厕、鸡舍,在鸡舍旁堆起两大堆越冬的柴禾,我们还在溪水两边修造了许多小片的水地,又在屋后挖了一个水塘。除此之外,我还在一张纸上不停地写着:蜡烛、豆谷种子、菜种子、手套、胶鞋、鱼苗、小鸡、发电机设备、电池、洗衣粉等等。忙完了这一切,突然发现满山的红叶已经落尽,那种惬意的凉爽被透骨的冷风卷走。冬天来了。没活干的第三天,我极不愿意地站在对面那个来时就站了许久的山岭上,一直看着民从我的视线中消失。民,回家了。
    宁静。宁静。还是宁静。现在的宁静已不再是享受,而是要面对。一个人面对过于宁静的宁静,多多少少会想到死亡,真是太可怕了。民的离去让我的心灵触摸到了宁静后的孤独和寂寞。就在民回家的第三天,我将“山庄”收拾了一下,拿上那张写满了字的纸,沿着民走过的弯弯曲曲的小道,也走出了大山。这是我进山后的第一次出山。这次出山的最大收获,是带回一只一个多月大的小狗,后来我叫它“小皇”。
小皇伴我度过了一个宁静得让人害怕的冬季。除了风的呼啸声,能听到的只有小皇思念狗母的“吱吱”的叫声。我没有厌烦小皇的叫声,甚至感到有些亲切。就是这种叫声,随着小皇的渐渐长大也逐渐消失了。小皇成了我冬日里唯一的、忠实的朋友,整天活动在我的前后左右,给我带来不少乐趣。但我还是觉得缺点什么。我每天都要带上小皇到对面的山岭上坐一会,望一望远处的山口,看一看身后的山庄。小皇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只是跟着我天天去,直到后来大雪封山。
    那天下午,小皇突然朝着对面山岭叫起来,我激动得腿都在发抖。果然,是民回来了。我远远望着民的身影,突然感到无比亲切,十分高兴。更让人高兴的是他为我带来两只会“咕咕”叫的鸽子,一只是灰色、一只是白色,我就叫它们“灰灰”和“白白”。灰灰和白白都有一身漂亮的羽毛,洁净、美丽,好象刚刚清洗过一样。它们温和可爱、善解人意,喜欢站在我的手上,让我在它们的身上轻轻地抚摸。有了小皇,又有了灰灰和白白,我太高兴了,完全忘记了惧怕的孤独和寂寞。我满足了。
民,还是那样默默无语,只是勤勤恳恳地做我布置的每一件事情,而且都做得很好。我们每年收获的山杏、核桃、药材等山货,都能换回两万多块钱,外加全年所需的日常生活用品。我们养的小鸡已经长大,下的鸡蛋足以供应全年食用。我们养的鱼也很壮,大的足有一公斤多重,而且很好看。我们的水能发电设备,可使两盏四十瓦的灯泡彻夜长明。我们种的菜,品种齐全、富富有余。我们……我们还缺什么呢!每天下午饭后,我都要带着灰灰和白白到水塘边去看鱼、沿小溪去散步。在我的房前,东边门前坐着只知道仰面看天的民,西边树下卧着总眯着眼看民的小皇。这时,只要我轻轻叫一声小皇,小皇便会发疯似的摇着尾巴扑到我的脚下撒欢,在我的面前乱蹿,可我已经不喜欢这样,我习惯让灰灰和白白站在我的手上,看它们美丽的羽毛,听它们咕咕的叫声。
寒暑易节,好几年过去了。我习惯了山庄的生活,准备就这样把我的人生走完。偶尔袭来的寂寞和惆怅,已不能使我恐惧,但还是让我有一些惋惜。假如没有冬季,假如民不回家,假如小皇会说话,假如灰灰和白白能唱歌……那该多好。
    一个寒冬雪后,忽然觉得心烦意乱,便踩着厚厚的雪,靠记忆摸索着积雪下那条羊肠小道,来到对面的山岭上。我静静地坐在那里,努力地寻找着进山的小路,希望小路上能出现昔日的朋友,来和我共享这山庄丰裕的生活。我很想念民,想起他黑黑的脸,想起他亮亮的汗,想起他憨憨的笑,想起他甜甜的鼾……我想了许多、许多……说不清都想到了什么,但似乎听到了狗的怪叫声,并且非常耳熟,让人有些发怵。
    等回到我的院落,我惊呆了:灰灰和白白血淋淋地躺在雪地里,没有一点动静,小皇夹着尾巴躲在墙角直愣愣地看着我。我将干裂的嘴唇咬出了血,双手在剧烈地颤抖,周身都在发热,象要燃烧。猛然,一股无穷的力量一下子涌了上来,发疯似的抄起门边一根棍子,照着小皇就是一阵猛打。直到我打累了,睁开眼睛,才发现小皇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中。小皇也死了。小皇被我打死了。
    我愣住了,我在干什么?噢,是忠诚的小皇咬死了可爱的灰灰和白白,是孤独的主人打死了忠诚的小皇。在这寂静山庄的雪地里,只剩下一个可怜的疯子——我无奈地坐在地上,我平静下来了,我掉眼泪了,我后悔了,我怕了,我……
    于是,屋后的山坡上,有了两个并列的土堆。第二年开春后,土堆上多了两样东西:一个是用牛皮和铁钉做成的狗项圈,据说狗戴上它不怕别的动物咬;一个是一只开了口的乒乓球,据说鸽子戴上它飞行能发出很好听的声音。这都是民从家里带来的,据说是他亲手做的。我没有告诉民它们是如何死的。尽管如此,还是再也没有看到过民的笑容。
    于是,我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孤独和寂寞。我忽然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来这里,忽然不知道要那么多的钱到底有什么用。我整天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个山岭上,冷冷地看着远方。
我想起了人群,想起了喧闹,想起了久远的城市……

 


再说几句:
    对于一个特定的地域,人与人的追求不一样,会有明显的个性特色;对于一个特定的人,时与时的追求也不一样,会有明显的时代特色。所以,人的追求无止境,是永远不会满足的。人在更新追求的过程中,有一个共同特点值得注意,那就是容易忽视眼前已经习惯的东西,而去追求自己理想中的海市蜃楼。这时,人已经忘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完美。而理想一旦变为现实、形成习惯,理想中的美就会悄悄离去,过去习惯的甚至于厌烦的东西,突然会变得很美,让你很是怀旧,很是感伤。
    感伤总归是感伤,虽然不是人的主观愿望,可毕竟还是人生的重要内容。我希望不要象林黛玉那样去感伤,但没有感伤可不行。有人认为人生就是一个圈,转大转小都要转回来。可我总觉得人生不该只是一个圈,而应是多个圈构成的一个向前延伸的螺旋,确实有转回来的时候,但绝不是单一的重复。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意义。
    ——我只是我?我还是我?我不是我!我就是我!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