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 影 怡 情【老乐摄影】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是一天,不快乐也是一天,干嘛不快乐?!祝福您,亲爱的朋友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工作分配  

2006-11-15 15:29:01|  分类: 创 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工作分配

 

银湖市人民政府办公大楼。

我摸了摸口袋中的派遣证和粮户手续,重新理了一下衣容,再提提神,迈进这个向往已久的衙门

同志,财政局……”

二楼南,有牌子。没等我问完,传达室那个戴眼镜看报的老大爷连头都不得没台就崩出这六个字。

我飞快地跑上二楼,撩起财政局办公室浅绿色的珠帘,见办公桌后面坐一位也在埋头看报的中年男子。同志,不,不,领导,噢,我是刚分配的学生,是来报到的。我激动得不知如何说才好。

噢,坐下等一会儿。中年男子抬头看看我,继续看他的报。

我可急了,忙递上派遣证。这是我的派遣证,还有……”

中年男子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,慢慢拿起派遣证看了一会儿,强笑了笑说:这个事哈局长说了算,得等他签字后才能办。今天他不在,你明天下午三点来吧。

唉!真是好事多磨。道谢告辞。

 

第二天下午,我又撩起了那浅绿色的珠帘,中年男子还在那儿看报。见是我进来,起身笑着说:哈局长在隔壁局长室,我把你的情况都给他说了,你去见见吧。

局长室可真讲究,让人感到那么谐调,那么舒服。当然,那张大老板椅子里坐着的小胖子,肯定就是哈局长。您好!哈局长,我叫——”

你叫荆晓华,历县仙霞乡人,财院毕业。对吗?

是,是,我是来报到的。我兴奋极了。没想到哈局长这么了解我,真是太好了!

这些都是老杨告诉我的。小荆同志,我们这里女同志太多,人员超编,住房特别困难。现在各局都在精简机构,我的压力很大呀!你可以到更能发挥你才干的单位去嘛!听出来了,哈局长在拒绝我,而且是那样地合情合理。

我不知道我怎样从哈局长办公室出来,怎样走出政府大楼,怎样……。我害怕了,我想起了毕业前夕我们在宿舍的议论: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样,毕业分配不能靠学业成绩。没有后门就别想进好单位,要么找一个有后台的对象,要么就得牺牲……。天那!

 

我懒懒地在街边溜达,只能胡思乱想。

晓华,情况怎么样?迎面停下一辆漂亮的摩托车,车上骑着一们戴墨镜的小伙子,很是帅气。定眼一看,呵,原来是我的财院同学陈晋生。这家伙学习不好,可追女孩子却有股子劲,在他眼里,我就是财院的校花。要不是那次我臭骂他一通,说不定现在还在追我呢。可听同学们说,陈晋生的叔叔是省里的什么大官,挺有些能量。

高才生,说话呀,情况怎样?

噢!不好,不好,人家不要。你呢?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我已经在市经委上班三天了!怎么,哈胖子不要你?他瞎了狗眼,敢不要我们的财政专家没想到他说话这么冲。他为什么不要?

人家的困难很多,但主要嫌我是女的。

女的怎么啦,你是高才生,比他们都强!你可是我心中的偶像,你放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,哈胖子的工作我想办法做。他的话我真不敢相信,可还是希望他能帮我。

我二叔这几天正好在银湖,今天晚上我去找他,让他给哈胖子写个条儿。明天上午你到我单位门口等我,到时我教你怎么办。行啦,行啦,别担心了,这事肯定成!明天见。没等我回答,陈晋生骑着摩托车就一溜烟走了。

我心里就象十五个水桶打水——七上八下。没办法,那就等明天再说吧。

 

熬过一个漫长的夜,起了一个大早,终于见到陈晋生了,我又开始兴奋。

晓华,你看看。说着,他递给我一张省财政厅的信纸,上面写着几行很草的钢笔字:

银湖财政局老哈:

        荆晓华是财院高才生,请把她的工作安排好。

        晋生已在经委上班,以后多多关照为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剑祥即日草

晋生告诉我,陈剑祥就是他二叔,是分管财经的副省长。我顿时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,眼前一片模糊,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。

别,我见不了女孩子哭。事还没办完呢,你听我说……”晋生焦急地说着,教我怎么办,怎么做。象在大学上课一样,认真地听陈晋生为我授课。唉,这是大学里根本没有的课啊!

 

下午六点半,我提上晋生帮我买的礼物,按晋生指的门牌号,来到一个雅致的小院。这就是哈局长的家。哈局长在家吗?我轻轻喊了一声。

噢,在。进来吧!声音从中间门里传出来,是那种特别清脆的女声。

进了门,我以为进了宫殿,只在电影里才见过这样的房间。哈局长懒洋洋地躺在沙发里,显得沙发那样的博大。旁边站着一位女士,漂亮极了,象是画报上的模特。我估计这就是晋生说的哈局长刚娶的年轻太太。

昨天下午都说了嘛,你应该去更好的单位,你怎么……”哈局长抢先说。

我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东西,掏出那张纸条,毕恭毕敬地递过去。哈局长,我……,你……,你看看这个。心都要撺出嗓子眼的我,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。

哈局长有模有样地看完纸条,又重新将它叠好,满脸堆笑地说:看看,看看,我看人是很准的。你是高才生,应该放在更好的单位嘛!不过,你原意来,我那能不要呢?这是我的荣幸啊!陈省长这么忙,怎么能让他费心呢?你说一声就行了嘛!请坐,请坐!晓华,陈省长是……”果然不出晋生所料。

他,……是我姨夫。我鼓足勇气象表演话剧一样,按晋生教继续往下演。他说刚从武汉调回来那阵子多亏了您,这些小事不…………不想麻烦您。

说到哪去了,应该的嘛。对了,你也没吃饭吧?来来来,一块吃,一块吃!哈局长站起身来,邀我一起到餐厅去吃饭,那个模特也热情地拉我,弄得我很是难为情。我执意说吃过了,一定要走,他们才放我走。哈局长亲切地对我说:你不要操心了,把手续放下,我让老杨给你办好。你明天上班,就留在办公室,咱们需要你这样的专业人才啊!尔后,两口子还把我送出小院。

 

直到第二天,我都没有醒过神来,总觉着心里不踏实。我总是有些害怕,怕哈局长和我谈陈剑祥,因为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一面。陈晋生为什么要为我办事?他是不是有所图呢?有了这一层,我今后该怎么面对陈晋生呢?

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